我已授權

註冊

A股首例獲專項解困基金舉牌案例迷局: “自家人”28個跌停後出手? *ST尤夫股價提前暴漲

2018-11-09 06:22:33 21世紀經濟報道  張賽男

  見習記者 張賽男 上海報道

  導讀

  細看基金出資人,與上市公司實控人的關聯若隱若現。此外,其采用間接債轉股的方式,也顯得頗為特別。

  11月7日晚間,*ST尤夫(002427.SZ)公告稱,上海垚闊10月11日至11月7日期間,通過二級市場增持公司股份1991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

  公告稱,舉牌方上海垚闊是金融機構以及企業聯合設立的專項解困基金,通過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幫助*ST尤夫解決或有事項,恢復正常經營。

  在當下地方政府、行業協會紛紛表態紓解民企流動性風險的大背景下,這樣一個專項解困基金舉牌上市公司的案例受到市場關註。

  然而,細看基金出資人,與上市公司實控人的關聯若隱若現。此外,其采用間接債轉股的方式,也顯得頗為特別。

  11月8日,多位機構分析人士和上市公司董秘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此舉存在推高股價的嫌疑,“企業正在自救。”

  值得註意的是,自今年3月以來,*ST尤夫就開始醞釀基金事項,至9月基金成立事項塵埃落定。而在此期間,*ST尤夫曾經歷28個跌停,險象環生。近期,*ST尤夫股價已迅速回升。

  專項基金閃現自家人身影

  上海垚闊的“來頭”不小。

  公告稱,上海垚闊是金融機構以及企業聯合設立的,旨在響應黨中央關於金融工作服務實體經濟的指示精神,以及國家發改委、證監會等部門鼓勵市場化債轉股的號召,幫助尤夫股份(002427,股吧)解決或有事項,使之恢復正常經營的專項解困基金。

  在各地紛紛成立基金馳援上市公司的背景之下,乍一看,這只“專項解困基金”,讓人很容易誤以為是與其類似的一只紓困基金。

  然而,細看基金的出資機構和馳援手法,與政府解困民企的手法並不一致。

  早在今年3月23日,*ST尤夫間接控股股東蘇州正悅、第三大股東中融信托、華融粵控、晉中銀行、西藏鼎鑫就簽訂了《基金設立意向協議》,基金規模暫定64億元,以支持公司發展及解決公司目前面臨的困境。

  不過,半年之後,該基金規模迅速縮水。

  9月21日,泰州金太陽能源、中融信托、上海翼客展、西藏鼎鑫以及上海泓甄帝通資產共同發起設立上海垚闊,規模約為9.1億元。其中泓甄帝通作為普通合夥人出資10萬元,金太陽能源、中融信托、翼客展分別出資2億元,西藏鼎鑫出資3.1億元。

  *ST尤夫對基金規模和出資人變動的解釋是,自簽署日至今已有半年,市場狀況和各出資人自身情況均發生了變化,故部分出資人出現變動。

  而對於華融粵控、晉中銀行兩家國資的退出,11月8日,*ST尤夫證券部人士對以投資者身份致電的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回應稱:“說白了,基金也不是搞慈善,合夥人進來就是為了賺錢,或者是公司間接債權人減少損失。”

  而在解困基金出資人中,中融信托一方面作為受托人設立的“中融-證贏130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為公司第三大股東,占上市公司已發行總股本的6.99%;另一方面,中融信托也是公司的債權人,為控股股東湖州尤夫控股有限公司和第二大股東佳源有限公司部分股票的質押方。

  除此之外, 上海垚闊也值得探究。

  上海泓甄帝通資產是上海垚闊的普通合夥人,黃婧是上海泓甄帝通法定代表人,曾擔任中技控股(600634,股吧)有限公司證券事務代表,而*ST尤夫也曾是“中技系”的一員。

  鑒於該基金與*ST尤夫的種種關聯,A股首例獲專項解困基金舉牌案例也逐漸撥開迷霧,演變成一場“自家人”舉牌上市公司的行為。

  11月8日,一位上市公司董秘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是出於市值管理的需要。

  另一位機構分析人士則向記者直言:“此舉無非是把股價推起來,緩解一下抵押環節的壓力,目前看不到有其他好處。”

  實際上,在10月11日-11月7日,上海垚闊增持期間,*ST尤夫的股價已經逆勢起飛。從8月份的6元/股開始,*ST尤夫一路暴漲,至11月8日收盤,已經漲至16.1元/股。上海垚闊兩次增持的交易價格分別在11.04元/股-14.22元/股,13.51元/股-16.15元/股。

  而據東方財富(300059,股吧)網信息,目前,*ST尤夫股票質押率為41.3%,其中,控股股東尤夫控股的質押率達到100%,第二大股東佳源有限公司的質押率達到49.19%。其中,部分股票或已達到預警線,但平倉風險已大大降低。

  何以解困?

  解困資金如何解困是外界最為關心的問題。

  10月9日,解困基金邁出了第一步。

  當日公告稱,解困基金與蘇州正悅完成了標的金額合計約6.69億元的或有債權轉讓協議簽署且支付了部分款項。但公告也提示,解困基金有可能無法完全覆蓋上市公司的全部或有負債。

  10月25日的一份公告顯示,*ST尤夫及控股子公司涉及訴訟、仲裁案件共36起,涉及金額24.8億元,除去撤訴和已調解的,仍有21.8億元涉訴金額。

  就在外界質疑上述9億專項基金規模大大縮水、難以覆蓋21.8億元債務時,11月6日晚間,*ST尤夫拋出了一份增資公告。

  公告顯示,中融信托新增認繳出資3.75億元,武漢天捷盈企業管理中心作為新的有限合夥人認繳出資6.37億元,基金合夥人認繳出資總額增加至19.2億元。

  11月8日,*ST尤夫證券部人士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他相信目前的基金規模還會有變化,資金規模不會僅限於19億元,不排除有新的合夥人進入。

  該人士進一步表示:“基金規模是多少錢,和要解決的債務大小,不是一個等量的關系。”

  證券部人士的說法引出了該解困基金救助上市公司的另一個特點,即“協助上市公司的部分債權人實現間接債轉股”。此舉也引來深交所問詢。

  *ST尤夫回復問詢函稱,間接債轉股的實現形式,是指公司部分債權人通過債權出資或轉讓等方式,將其對上市公司的債權轉化為解困基金的基金份額,進而間接持有解困基金後續通過增持獲得的上市公司股份,並分享該等股份收益。

  證券部人士對采用間接債轉股的方式而非直接為上市公司提供借款的方法解釋稱,“基金中有第三大股東中融,沒有采用直接借款是為了避免關聯交易。實際上,基金的功能除了增持股份、解決或有事項之外,也不排除在必要的時候為上市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這不是一種常見的上市公司債轉股方式,是把債權人打包到一個基金,然後將債權人和上市公司隔離,感覺上不是為了解決債務問題,而是達到平息債務訴訟的目的。”11月8日,一位並購行業資深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分析。

  而就在10月25日,*ST尤夫涉訴案件中有4起原告已撤訴,涉及金額1.3億元。

  上述分析人士進一步分析:“這樣的好處是方便集中管理債權人,正是因為基金規模和債務不是一個等量的關系,也許債權人與基金商談債權轉讓時,債權人為及時止損打折出售,基金已經從中賺了一筆。”

  此外,值得註意的是,第三大股東中融信托在基金成立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該人士給出了另一種猜測:“這很像是中融先為上市公司清理掉不良資產,為了以後變現,或是為了裝入其他資產。

(責任編輯:嶽權利 HN152)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