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淳石資本高拓:負責投資將成A股入摩新藍海

2018-06-12 07:27:05 和訊基金 

  沈淪還是翻盤?

  “我希望伊利這種企業倒閉,我鄙視它”。

  4月27日,《局面》主持人王誌安發微博怒懟伊利,同日伊利股份在A股跌停。一個多月之後,伊利股價重新站上30元,較5月初低點已上漲超25%。

  5月28日,《實話實說》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曝出“陰陽合同”,矛頭直指電影《手機2》主創團隊,隨後無錫地稅局宣布介入調查,A股傳媒板塊隨後集體下跌,至今仍未止頹。

  同是知名媒體人發聲,崔永元與王誌安對資本市場的影響究竟有何不同?A股傳媒板塊是繼續沈淪,還是如伊利一般“逆風翻盤”?

  筆者認為,普通股民本不需要面臨道德與理性間的艱難抉擇,一個客觀中性的判斷指標足矣。而負責投資(ESG)作為這樣一個指標,如今已隨A股“入摩”東風而來。

  ESG:投票器與稱重器的融合

  ESG分別對應環境(Environment)、社會責任(Social Responsibility)與公司治理(Governance)的首字母,其意義在於在我們日常考慮的市盈率、凈資產收益率等定量指標的基礎上,加入三大關鍵“軟指標”,並經量化形成評級,幫助投資者更好地判斷公司的風險與前景。

  ESG概念最早由高盛在2006年正式提出,目前已漸成國外主權基金與養老金主流。截至目前,在ESG領域研究跟蹤最久、造詣最深的機構正是MSCI——據MSCI統計,從2007年9月至2017年4月期間,考慮ESG因子的MSCI ACWI全球指數總收益跑贏普通MSCI ACWI全球指數逾6.8%,而在本次A股同時被納入的MSCI新興市場指數中,ESG因子的正向影響甚至更為顯著。

  而隱藏在長期跑贏指數背後的,是ESG提前預警“黑天鵝”的絕學:

  2017年9月,美國三大征信機構之一Equifax曝出數據醜聞,導致過半美國居民身份信息遭泄露,群情激憤之下,Equifax股價重挫30%。而早在2016年8月,MSCI就將Equifax的評級下調至七檔評級中最低的CCC,隨後更是在2016年12月將Equifax從ESG指數中剔除,提前一年規避了Equifax的“黑天鵝”風險。

  2017年3月24日,輝山乳業被曝出巨額資金挪用,在港股暴跌90%後停牌。而在2016年12月,國際著名做空機構渾水就發表了輝山乳業的沽空報告,指出其“一文不值”,這也被廣泛認為是壓垮輝山乳業的最後一根稻草。

  然而,鮮有人知的是,早在2016年9月,MSCI的ESG部門就以激進的會計政策為由,將輝山乳業的ESG評級從BB級下調至B級——多年審計輝山的畢馬威都未曾指出的巨大隱患,再一次為ESG所預判,且下手比渾水還快。

  此外,富國銀行醜聞與大眾汽車“尾氣門”事件發生前,ESG也都提前做出了評級下調動作以示預警——巴菲特沒能躲過的坑,ESG也能“完美錯過”。

  價值投資教父,巴菲特的導師格雷厄姆曾說過:“市場在短期是投票器,在長期是稱重器”。筆者認為,引入ESG因子的意義就在於通過“軟指標”的檢測與量化評級,使市場更為理性穩健、更富前瞻性地運行,通過預判來規避“黑天鵝”事件與其伴隨的巨大回撤,在有效提升組合風險收益比的同時,實現市場“投票器”與“稱重器”職能的融合。

  ESG並非道德綁架

  ESG概念方興未艾,目前在國內被譯為“責任投資”。但在筆者看來,該稱謂具有一定誤導性,即過於強調ESG中的“E”與“S”,即環境與社會責任元素,以至於讓ESG聽起來更像是一場作繭自縛的道德綁架。

  筆者認為,ESG投資作為一種註重風險管理、在長期實現企業價值與社會價值雙贏的主動選擇,應譯為“負責投資”以體現企業“為自己負責”的主動性。相應的,ESG中的“G”才是目前ESG概念中最有價值、也最適合中國化的部分。

  上文中提到的輝山乳業案例中,MSCI正是根據G中的“會計政策過於激進”為由,先於渾水的沽空報告而調低了對輝山乳業評級——相對於E與S“對環境負責”、“對社會負責”的強調,G更多側重於引導上市公司“對自己負責”,即完善公司管理,杜絕會計造假與商業欺詐。

  對大多數A股上市公司而言,E多受法律法規監管,S“一萬年太久”,但G可以“只爭朝夕”。加之廣大A股投資者都已對常山藥業式的“拉高減持”積怨已久,能夠率先打造靚麗公司治理的公司必將深得投資者青睞,取得股東價值與社會價值的雙豐收。

  負責投資將成A股入摩新藍海

  回到王誌安與崔永元事件上來,套用ESG的分析框架,不難發現,王誌安對伊利的指控更多是基於個人對伊利的“鄙視”,其采訪多是預設立場求證,其言辭激烈卻始終未能具體指出伊利在環境、社會責任或公司治理方面的問題,更多進行的是主觀上的“良知動員”與“道德討伐”,並不能讓伊利在ESG評測上打折分毫,反而為伊利“砸出”了逢低買入的機會。

  而崔永元對《手機2》劇組的聲討,同樣由個人主觀情緒而起,但與王不同的是,崔確實就“陰陽合同”拿出了證據,也成功讓稅務部門介入進行了調查。在ESG框架下,稅負部門的介入意味著若“陰陽合同”確在行業內廣泛存在,那麽A股傳媒行業就將面臨著來自“G”——即公司治理中的會計制度與商業欺詐的“集體指控”,極有可能因此被下調ESG評級。因此從ESG負責投資的角度來看,A股傳媒行業的這波下跌還未到盡頭,也難以重現伊利式的反彈。

  由此可見,媒體人的主觀正義不一定符合ESG的正義:特別是在A股散戶為主,價值判斷趨於非理性的大環境下,輿論下的短期市場更多充當了公眾情緒的“投票器”——正如王、崔案例所反映的,主觀立場與個人恩怨等非ESG要素難以影響公司質地與股票內在價值,將感性道德判斷與理性投資混為一談反而顯得異常盲目與危險,此時若有ESG評級進行參考,將“稱重器”與“投票器”結合考慮後的“負責投資”將更為理性。

  隨著A股入摩、機構參與比例的不斷擴大,國內企業對ESG的重視程度將逐漸與國際接軌,投資者也將意識到ESG在理性決策中的作用。未來,投資者在應付“黑天鵝”與“狼來了”事件時將更為駕輕就熟,高ESG評級公司也將享受水漲船高的估值溢價。金融、IT與消費板塊等ESG重點板塊中公司治理良好的A股龍頭值得提前布局,而符合國家綠色金融導向的企業也將越來越值錢。

(責任編輯:任剛 HF00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淳石資本高拓:負責投資將成A股入摩新藍海》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