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美元基金加速進入中國“硬科技” 搶人大戰悄然打響

2018-06-01 01:47:00 證券時報 

  從偏愛模式創新到追逐科技創新,這些紮根中國多年熟稔中國市場,且資金實力雄厚的外資投資機構的轉身,就讓許多本土創投機構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機,而最大的不安在於人才的爭奪。

  Venture Capital

  創業資本匯

  主編:何敬東 編輯:李洪濤 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Tel:(0755)83514139

  A10

  證券時報記者 卓泳

  在政策的催化下,這一輪科技創新的“追逐賽”成為一場無硝煙的戰爭。

  “那些外資投資機構在中國的基金挖走了我們很多科技投資人才。”深圳創投人士May最近發現,一些外資投資機構在中國的基金在科技創新領域的布局越發來勢洶洶,而在早些年,他們在中國互聯網的“高速公路”上瘋狂地跑馬圈地,投出了多個行業獨角獸且如今接二連三地上市。

  從偏愛模式創新到追逐科技創新,這些紮根中國多年熟稔中國市場,且資金實力雄厚的外資投資機構的轉身,就讓許多本土創投機構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機,而最大的不安在於人才的爭奪。

  但是,有創投機構人士認為,不同於模式創新的項目投資,投資科技創新項目需要深耕細作和深厚的積澱,不是簡單的招兵買馬就能一蹴而就,因此這些外資機構中國基金也需要時間去適應思維模式的轉換。

  在巨大的政策紅利和機會面前,一波熱錢正在爭相入場。甚至有投資人士認為,這一輪的科技熱潮或將引發科技資源的盲目爭搶,而價格泡沫和過度競爭也在所難免。

  硬科技崛起引來各路資金

  2000年開始,搜狐、新浪、網易、攜程網、百度等公司相繼登陸美國資本市場,這場滾燙的中概股風潮引發美國風投對中國市場的熱情急劇高漲。經過一番考察後,紅杉資本、紅點創投、經緯創投、KPCB等美國頂尖的風投機構紛紛開始開設中國辦公室或者創辦中國基金,2005年成為美元風投的中國元年。

  進入中國後,他們開始尋找一些“能改變世界的東西”,這是美元基金的特征。以紅杉中國為例,其首期美元基金在隨後的兩年間,成功完成了對大眾點評、奇虎360、高德地圖等一系列如今已經成為“獨角獸”的優秀企業進行早期投資。

  如今不難發現,從最早的新浪、搜狐等門戶網站到BAT,再到如今包括滴滴、美團、摩拜、ofo等諸多在互聯網高速發展時期成長起來的、在某些領域具有顛覆性創新的模式,融資無一例外引入的是美元基金。

  為什麽這些美元基金鐘愛於模式創新?分享投資聯合創始人崔欣欣接受記者采訪時曾表示,如今的很多獨角獸企業在十年前多是學習海外成功的案例,在此基礎上實現創新和超越,由於有了海外同類案例作為參照物,投資人也比較能大膽放心的投資。此外,過去十年的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時代充分發揮了中國的人口紅利優勢,許多商業模式基於人口紅利之上取得了成功,而大量的資本在商業模式創新的賽道中也取得了好的業績。

  然而,近幾年中國的經濟結構進一步深化調整,投資的趨勢也隨之發生變化。“之前是copy to China,許多項目的核心技術和商業模式在美國都得到印證了,在中國只是落地和運營,所以之前我們看到的都是運營比較強的企業。”戈壁創投管理合夥人徐晨觀察到,如今有很多領域已經不能簡單直接地復制模式了,而且中國在一些技術開始與國外齊頭並進甚至比國外超前。“從整個市場架構來看,越來越多新技術開始體系性地出現,甚至出現了一些顛覆性和突破性的技術,因此,投資機會也相應變多。”

  事實上,近一年來,強調技術創新投資的VC越來越多,特別在國家出臺政策支持高科技企業上市之後,投資圈內掀起了“硬科技”投資熱潮。有投資人坦言“最近大家都在忙著看芯片、看生物制藥等硬科技項目。”嗅覺敏銳且在前一輪模式創新的投資中賺得盆滿缽滿的外資機構們當然不會錯過這已經開啟的科技盛宴。

  布局科創投資引發人才戰

  外資投資機構進入中國科技創新賽道的第一步是“搶人”。

  “最近一些知名的美元基金又超募了。”May告訴記者。眾所周知,募資難是大部分創投機構目前所深陷的困境,特別是一些小型VC機構幾近彈盡糧絕的地步。然而,一些美元基金卻能獲得大量海外投資者的青睞,“實際上他們很看好中國新經濟項目,所以知名的美元基金很快就募資完畢。”

  然而,讓May感到擔憂的是,超募意味著這些美元基金有充足的資金實力去爭奪科技投資人才。去年某大型美元基金設立深圳辦公室時,就把華南各大機構的科技類投資總監全部面試了一遍,“他們就要投資總監這一群中堅力量,心裏都很明白想要哪些科技領域投資的頂尖人才,所以基本是逐一約談。”

  May告訴記者,現在本土創投機構科技領域的投資總監基本只有兩個選擇:要麽繼續留任等升職,要麽去這些美元基金。“這些外資機構開出的薪酬比普通機構高不少,年薪80萬~200萬元不等。”而據記者了解,許多本土創投機構最近也在招相關領域的投資總監,且一些機構還不惜重金招攬人才。

  “人才的爭奪也是我們擔心的事情。”北極光創投董事總經理楊磊對證券時報·創業資本匯記者表示,中國的科技創新還處於發展期,這個時候的科技人才勞動力成本很關鍵,但隨著中國勞動力成本急劇上升,中國的整體優勢也會被磨平。據楊磊觀察,對於科技人才的爭奪不僅僅在投資領域,創業領域也同樣如此,“行業過熱可能會導致成本急劇上升,引發個人水平和薪資的不平衡,暗藏風險。”

  徐晨也認為,對科技人才的爭搶而引發的過高的薪資肯定會給行業帶來一些問題的,“科技類公司的成熟時間較長,需要一個反復論證和叠代的過程,不可能幾個月或者一兩年就能看到成果的,所以前期都會經過很長一段燒錢的階段,如果短期內增加薪資的話,中長期還能否堅持下去是個問題,萬一行業不像現在這麽熱了,資金量減少了,還能否堅持下去呢?這是我們投資機構和科技公司都要去想的問題。”在徐晨看來,現在大家都深入思考過這些問題,有高薪的機會就去了,“這也是成功的投資者和短期投機者的區別,要從長周期和穩定的角度去考慮。”

  但是,徐晨認為,在這波浪潮和巨大的機會面前,各家機構在前期做相應的投入也是必須的,當然也有一些是被動防禦,要保證競爭力就必須出那麽多錢。“現在還處在擴張和跑馬圈地的階段,很難避免人才的價格泡沫和過度競爭的情況。”在楊磊看來,這很難用宏觀調控解決,只能由市場去協調,“投機的人過一段時間就會被淘汰,因為科技創新投資需要時間和耐心,很多機構未必能堅持下來。”

  投資硬科技需深耕細作

  不同於其他的美元基金,北極光創投一進入中國就聚焦科技領域。用創始人鄧鋒的話來說就是“想做大就要有壁壘,有可持續向上的發展動力,所以要找有壁壘的科技創新。”因此,北極光創投雖然在上一輪的模式創新浪潮中錯過了一些機會,但在科技創新領域卻沈澱了不少。

  “科技創新的投資是比較容易建立壁壘的,因為需要時間和行業的積累。”楊磊告訴記者,這些年,回過頭來看,北極光創投在科技領域的積累今天看來是很有價值的,如果以前沒有積累現在才開始做,就還需要交學費,“這些年我們積累了對行業的認識、優秀的團隊以及投資經驗,我們現在的判斷都不依賴於專家,而依賴我們的團隊。”楊磊說。

  在科技領域的積累還體現在項目資源上。“我們一直都投科技類項目,在項目資源上的競爭我們倒不會太擔心。”May說。對楊磊來說,也同樣如此,“我們不是特別擔心項目資源,這十幾年都在做深度孵化,和創業者一起成立公司,從零開始,現在大多數機構都不會跟我們在這方面競爭,這類項目需要花時間精力,不是賽道型的選手可以做的。”

  在楊磊看來,以往投模式創新的美元基金的思維方式多是認準賽道廣撒薄收,但科技項目的投資卻沒法延用這樣的思維方式。相反,科技領域的投資需要真正的深耕細作,“至於科技項目的投資能否創造一種廣撒薄收的模式還不好說,但一定很難。”

  不同的資金、不同的思維方式進入到中國新興科技領域,將給中國科技創新帶來怎樣的動能?在徐晨看來,現在很難量化哪個模式是對的,但多元化的進入方式比簡單粗暴的同一種方式進入市場可能會更好一點,因為這樣可能會給市場帶來更多發展機會,同時也給創業者創造更多的機會。“單一的資金進入一個領域,如果創業者想走差異化的發展路徑,是很難得到市場主流投資人的認可的,但如果投資多元化和對市場認知多元化,創業者的可選擇空間也大了,創業者可以找到跟自己理念更相近的投資人。”從這個角度來看,徐晨認為多元化的資金和思維方式進入到科技領域的投資是件好事,當然久而久之,科技領域的投資也會大浪淘沙,對科技領域來說也是個積極的信號。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美元基金加速進入中國“硬科技” 搶人大戰悄然打響》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