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淳石資本高拓:杭州灣不應被遺忘

2018-05-08 17:57:43 和訊基金 

  淳石資本研究部負責人創見研究院首席研究員

  高拓

  被遺忘的杭州灣

  5月6日,自全國政協委員劉炳章4月底表態後,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表示將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出臺後,盡快成立“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辦公室”——內地香港齊發聲,粵港澳大灣區正式規劃已箭在弦上。

  早在2017 年 3 月全國兩會期間,“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就已被提出,粵港澳大灣區(以下簡稱粵港澳)發展躍升至國家戰略層面。

  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在河北雄安設立國家級新區。

  2018年4月13日,中央宣布海南全島將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穩步推進自貿港建設。

  至此,京津冀、粵港澳與海南島都擁有了自己的國家級特區/灣區政策,唯獨環杭州灣大灣區(以下簡稱杭州灣)遭到“選擇性遺忘”。

  筆者經研究發現,杭州灣之所以在國家政策層面形單影只,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其在內部已經形成了良好的協同機制。在未來我國特區/灣區建設的滾滾大潮中,具備成為世界級灣區潛質的杭州灣,不應被人們所遺忘。

  杭州灣VS粵港澳

  根據定義,灣區指的是由一個海灣或相連的若幹海灣、港灣、鄰近島嶼共同組成的區域。相比於粵港澳“2(港、澳)+9(內地9市)”的11市結構,杭州灣包括上海、杭州、嘉興、湖州、紹興、寧波、舟山7市。

  世界範圍內,“灣區經濟”早已為全球經濟發展與新興產業突破屢立功勛。全球三大灣區中,除了日本東京灣“產業灣區”以外,美國不僅憑“金融灣區”紐約灣與“科技灣區”舊金山灣獨占兩席,更利用兩大灣區彼此間的長期良性競爭,造就了自身金融+科技的“雙霸權”地位。因此,在我國的灣區規劃中,如何避免一家獨大、形成多灣區良性競爭,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鉆石模型”最早由美國哈佛商學院著名戰略管理學家邁克爾•波特提出,用於分析國家/地區某種產業的國際競爭力。波特認為,決定國家/地區的某種產業競爭力的要素有生產要素,需求條件,相關產業與支持產業表現以及企業戰略、結構、競爭對手的表現,四大要素彼此間相互作用;此外,可遇不可求的機會與不可漠視的政府因素也構成重大影響。

  在下文中,筆者將把“鉆石模型”的內涵由單一產業競爭力外推至整體灣區競爭力,從五大維度對我國兩大灣區的產業發展進行比較分析,詮釋杭州灣如何能與粵港澳相抗衡,形成屬於我國的紐約灣VS舊金山灣良性競爭格局。


淳石資本高拓:杭州灣不應被遺忘

  (一)生產要素

  根據鉆石模型,生產要素包括人力資源、天然資源、知識資源、資本資源、基礎設施等:

  1.人力資源

  近十年來,相較於粵港澳11市,杭州灣7市的人口始終保持在粵港澳的八成左右;而除了在2014年出現大幅滑坡以外,杭州灣與粵港澳的人口增長率也基本保持一致。

  但隨著2015年二胎政策開放,杭州灣人口出現爆發性增長,由於港澳兩地原本就不受此前計劃生育政策影響,人口增長已經趨平——隨著二胎政策的逐步推進,可以預見杭州灣與粵港澳的人口差距將進一步縮小。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2.天然資源

  隨著全球化分工的演進,對於兩大灣區來說,天然資源的競爭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港口的實力。2017年,寧波舟山港與上海港的吞吐量包攬全國前兩名,而廣州港與深圳港僅分別位居第4與第15名,坐擁兩大良港的杭州灣優勢明顯。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在氣候方面,雖然兩大灣區同屬亞熱帶季風氣候,但由於杭州灣緯度更高,夏季悶熱、雷雨天氣過多的“蒸籠”現象不如粵港澳嚴重;此外,在氣候更加宜人的同時,杭州灣所處緯度也更接近世界三大灣區;最後,“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早已膾炙人口,以舟山漁場為代表的“江南魚米之鄉”也並非浪得虛名——在氣候與農牧漁資源領域,杭州灣也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3.知識資源

  從頂尖教育資源來看,由於內地與港澳教育系統存在本質不同,筆者從教育部“雙一流”與國際QS200兩個緯度衡量:首先,杭州灣擁有4所教育部“雙一流”大學,而粵港澳僅有兩所;其次,從國際標準來看,杭州灣擁有3所QS200高校,而粵港澳地區的5所QS200高校全部集中在香港,教育資源的要素優勢過於集中,難以互通互補。

數據來源:教育部,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教育部,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創見研究院

  從專利發明的角度看,上海+浙江的專利授權數在2012年反超香港+廣東後,始終在專利授權增速上壓制對手,且該領先優勢在近兩年來有一步擴大趨勢。

  無論是從頂尖教育資源的分布還是專利發明的效率上,杭州灣都略勝粵港澳一籌。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4.資本資源

  我國三大證券交易所恰好都坐落在兩大灣區內。香港作為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其依托的港交所具有強大的先行優勢,但隨著我國內地經濟的騰飛,上證所在2007年首次在市值上反超港交所,並在近幾年坐穩了我國三大證券交易所的頭把市值交椅;而深交所市值在2015年迎來爆發,“股災”後也未受太大負面影響,對港交所也形成後來居上之勢。

  但值得註意的是,深交所與港交所都在吸引科技企業方面頗有心得,而上證所則更多為國企與其他大型企業提供資本支持。從灣區維度來看,新經濟浪潮之下,深交所與港交所既具有先行優勢,又可能由於職能重疊而出現比較明顯的“內訌”現象,上證所在何種程度上擁抱新經濟,又如何在平衡自身特點的前提下轉型擁抱新經濟,將對下一階段杭州灣的資本風向產生戰略性影響。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5.基礎設施

  我國兩大灣區都坐擁密集的鐵路網以及完備的公路、機場設施。而正如舊金山灣擁有金門大橋一樣,兩大灣區都擁有灣區標誌性的跨海大橋——杭州灣大橋與港珠澳大橋。

  然而,看似旗鼓相當的基礎設施條件下,杭州灣仍然擁有兩大不可比擬的優勢:

  一是在緯度上位於我國中部的長江入海口,對內能夠快速連接京津冀、雄安新區以及環渤海灣區,對外憑借兩大良港承接環太平洋(601099,股吧)全球貿易資源,要素互通互聯極其便利。

  二是粵港澳地區有邊境線阻隔,看似便捷的基礎設施要素無法自由流通,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在剛剛過去的五一假期,杭州灣大橋“照例”堵車,而港珠澳大橋幾成“空橋”——牌照限制使得看似宏偉的橋梁工程“中看不中用”,這也從側面體現了杭州灣交通要素流通無阻,基礎設施整體性強的特點。在2022年杭州亞運會的東風下,有理由相信杭州灣的基礎設施將迎來新一輪升級。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二)需求狀況

  從人均GDP角度分析,粵港澳不愧為我國經濟密度最大區域,始終對杭州灣保持人均GDP上的領先;而在人均GDP增速上,杭州灣也並無甩開粵港澳的趨勢。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但如果將杭州灣7市與粵港澳11市人均GDP拆解分析,不難發現港、澳兩地在粵港澳人均GDP中的貢獻令人咂舌——第1名澳門的人均GDP是第11名肇慶的十倍,而第2名香港的人均GDP也有第10名江門的五倍,如此巨大的差距反映出粵港澳人均GDP雖高,但分布相對不均,兩極分化較為嚴重。

  而杭州灣7市的人均GDP波動不大,第1名杭州的人均GDP僅比第7名湖州高出50%,整體呈現“共同富裕”格局,這也與世界三大灣區內的人均GDP分布更為類似,反映了杭州灣更為均衡的內需分布。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三)相關及支持產業

  就行業分布而言,截至2015年,上海的制造業就業占比達25%左右,低於廣州,不到深圳的一半;而杭州灣其他七市制造業就業占比剛過40%,在就業占比前五位與上海高度重合的同時,妥善分擔了上海的建築與農林牧漁職能;反觀珠三角其他城市,制造業就業占比將近六成,徹底成為港澳廣深四市的“代工廠”,相關支持產業相對欠發達。

  上海的“反哺作用”很好地帶動了都市圈產業鏈的完善健全,而粵港澳除了港澳廣三市之外,深圳與其余七市均未形成獨立的城市產業鏈,更多只是機械地參與粵港澳垂直分工,缺乏橫向互動互聯能力。“共同富裕”與“兩極分化”的思路再次體現在兩大灣區的產業鏈結構上。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Wind,創見研究院

  (四)企業戰略、結構與同業競爭

  以阿裏與騰訊為代表的企業派系之爭,是兩大灣區企業戰略、結構與同業競爭的戰略高地,就目前來看,阿裏坐擁“巨型獨角獸”螞蟻金服,重金投資達摩院,深耕技術創新領域,而騰訊更多聚焦美團式的商業、應用場景模式創新。

  單就模式路線比拼,雙方一時間難分高下,但依托各自灣區的支持,兩大巨頭形成的兩地企業良性競爭氛圍,已經對我國互聯網行業發展乃至新經濟形態孵育提供了充分養料。

  (五)政府與機會

  “鉆石模型”中,除了相互作用的四大要素,來自政府與機會的兩大外部因素也不容忽視。

  正如篇首提到的,粵港澳發展在2017年兩會就被提至國家戰略層面,而杭州灣在國家政策層面似乎已被“遺忘”。結合上文的分析,筆者認為杭州灣目前已經形成“共同富裕、互相補足”的良性協同機制,政策的介入可能需要更多放權地方層面,以免從框架上破壞杭州灣內部的化學反應。

  而國家大力倡導,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更加火熱的新經濟概念,是兩大灣區爭奪的最大機會之一:杭州灣擁有“數字城市”杭州、“中國制造2025”示範第一城寧波,又以商蘊深厚,且在金融科技上已露鋒芒的上海為後盾,迎接新經濟的架構已經趨於完整,而從目前獨角獸企業總估值的量化指標來看,上海與杭州也已遠遠領跑廣深港。

  相比之下,粵港澳擁有在科技投資方面更有發言權的深交所與港交所,無畏創新的精神也在深圳近幾年的騰飛中得到了充分體現。兩大灣區對新經濟的機會的擁抱,將會是一場“徐徐而進”對上“侵掠如火”的風格較量。

數據來源:IT桔子,創見研究院
數據來源:IT桔子,創見研究院

  杭州灣不應被遺忘

  通過“鉆石模型”五大維度分析,筆者認為:

  杭州灣在生產要素各方面不僅與粵港澳旗鼓相當,其要素流通更不受交通、經濟與司法三大邊界限制,產生的協同效應無法僅憑數據衡量。

  在需求層面,杭州灣人均GDP雖略遜於粵港澳,但各市人均GDP分布更為均衡,也更符合世界三大灣區的成熟階段特點。

  在相關及支持產業層面,杭州灣各市產業鏈相對完整,上海的反哺作用以及各市獨立造血與橫向整合能力均強,而粵港澳以垂直分工為主,資源集中與兩極分化較為嚴重。

  在企業戰略、結構與同業競爭層面,以阿裏系與騰訊系為代表的技術創新與模式創新之爭暫且難分高下,但兩大灣區科技領域的良性競爭格局已初現雛形。

  最後,在政府與機會兩大外部因素方面,粵港澳在國家戰略層面占先,杭州灣亟待更多地方放權;在擁抱新經濟的機會層面上,兩地風格迥異,機會相對均等。

  對比粵港澳,杭州灣不僅在五大維度上不落下風,更以其優秀的區域協調性在多項指標上“以柔克剛”。筆者認為,我國完全可以對標美國紐約灣VS舊金山灣模式,在杭州灣與粵港澳兩大灣區的良性競爭格局中收獲生產力與戰略性產業的雙重飛躍,在粵港澳率先收獲國家戰略層面政策紅利之後,同樣具備世界級灣區潛質的杭州灣不應被遺忘。

(責任編輯:任剛 HF00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淳石資本高拓:杭州灣不應被遺忘》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