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銀河基金十六歲花季煩惱一堆 主動管理產品業績跑輸行業

2018-04-16 15:45:25 投資時報 

  該公司旗下主動權益、固收基金的表現均落後行業平均水平,其中主動權益類基金2018年以來凈值平均下跌-2.83%,且超過八成產品收益率為負

  標點財經研究員 趙春燕

  對比銀河基金而言,2002年6月14日是一個很美好的開始。作為中國證監會按照市場化機制批準成立的第一家基金管理公司, “好人舉手第一家”的名號從此別無分店。

  不到兩個月時間,銀河基金即將迎來16歲花季生日。當然,“青春期”要經歷的那些成長煩惱,誰都不可避免。

  近年來,銀河基金投研人員和高管頻頻離職,而人事浮動顯然衝去了該公司之前固有相對嚴謹的管理機制,令人啼笑皆非的“小錯誤”時有發生。

  與此同時,該公司內部崗位變動趨於頻繁,基金經理“一拖多”現象日漸增多。特別是基金的規模擴張一直依賴於貨基增長,非貨基公募規模發展卻幾近停滯。

  在這樣的情況下,銀河基金旗下公募產品業績並不理想。《投資時報》日前統計發現,截至2018年4月4日,按不同份額分開計算,該公司所有基金平均收益率為-1.81%,其中50只基金收益率為負,主動管理類基金的業績在行業已處於中下遊。

  剔除2018年成立的基金及分級基金後,該公司旗下53只主動權益類基金2018年以來的平均收益率為-2.83%,在103家基金公司(剔除相關產品少於三只的公司,下同)中位列第72名;19只主動管理的偏債型產品的平均收益為0.82%,在行業98家基金公司中位列第73名。值得註意的是,以上兩種主動投資類型的產品的成績皆不及行業平均水平。

  人事浮動管理欠嚴謹

  作為一名公募老兵,銀河基金旗下產品曾上榜行業年度前十。然而,昔日光芒卻在近年來的人才流失中逐漸消逝。

  Wind數據顯示,從2015年年中開始,銀河基金已有多名大將陸續出走。當年6月,基金經理成勝、徐小勇相繼離職,二者在該公司的任職年限分別為4.74年、6.86年。次年,又有王培、孫偉倉、周珊珊、索峰離職,這四位基金經理均在銀河基金任職多年,其中任職時間最短的為孫偉倉,時間為3.22年;而任職時間最長的索峰甚至已在該公司工作了11.35年之久。2017年4月,入職不到兩年的基金經理楊鑫也掛冠而去。

  不僅旗下基金經理頻頻跳槽,高管層也不穩當,董事長、總經理這兩個至關重要的職位屢有變動。

  該公司近六年經歷了三任董事長。在2011年12月至2014年1月,徐旭任董事長;2014年6月至2017年12月,許國平任董事長;2017年12月至今,劉立達任董事長。

  與此對應,總經理也幾經變更。2018年8月,自2011年開始擔任銀河基金總經理的尤象都因“個人原因”辭去職務,劉立達旋即接任。而在2017年12月。劉升至董事長後,範永武接任總經理一職。

  頻繁的人事變動勢必對公司的管理產生影響。近年來,該公司工作上的失誤處於高頻期。

  去年12月2日,銀河基金發布基金合同生效公告,宣布旗下新發基金銀河量化穩進混合成立。三天後,公司緊急發布更正公告,稱基金合同生效公告中該基金的代碼005126誤寫為005216。

  上溯2016年末,銀河基金發布招聘信息時,在崗位主要需求一欄中寫道:“1、熟悉風控參數設置,公募基金2年以上經驗,”而隨後括號裏卻備註“目前負責風控參數設置和復核的人員均沒有經驗,且公司沒有人能對這塊全盤掌控??建議專人專崗”。類似“泄密”顯然緣於人力資源部門的粗枝大葉,一家老牌基金公司居然沒有專業的風控人員的事實,仍令業界嘩然。

  這種粗心大意其實由來已久。早在2013年初,銀河基金曾“補發”了自購旗下三只基金的公告。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自購公告需要提前至少兩個交易日發布,但其在自購完成後整整兩個月才發出公告。對此銀河基金解釋為“忘記了”、“工作疏忽”。

  眾人眼中“高大上”的公募基金的員工居然屢屢犯下低級錯誤,這自然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問題。

  人才短缺一拖多嚴重

  隨著老將們不斷離席,新進人才也在不斷補上。2015年以來祝建輝、袁曦、樓華鋒、蔣磊、劉銘、楊琪、余科苗、張沛這六位基金經理相繼入職。

  即便如此,仍難以跟上該公司的擴張速度。從2014年末算起,截至2018年4月4日,該公司的基金數量從24只增至58只,同比增長1.42倍;公募規模從342.15億元增至802.49億元,同比增長1.35倍。

  按不同份額分開計算,該公司旗下共有90只產品,但基金經理只有15位,“一拖多”在所難免。

  比如在該公司任職8.25年的韓晶,掌管31只產品;而基金經理年限僅有0.19年的張沛,也同時管理著銀河強化收益、銀河錢包貨幣A、銀河錢包貨幣B、銀河銀富貨幣B、銀河銀富貨幣A等五只產品。

  由於人才短缺,該公司崗位調整變動頻繁。據東方財富(300059,股吧)網數據顯示,2018年以來,該公司已經發布了24則人事調整的公告。

  主動投資成績暗淡

  人事的動蕩無疑不利於產品業績穩健增值,且基金經理“一拖多”後難免分身乏術。據Wind數據,銀河基金非貨幣公募管理規模從2015年末開始幾乎處於停滯狀態。2015年末-2017年末,該公司的總體公募管理規模分別為617.35億元、657.53億元、792.45億元,總增長幅度為28.36%;而非貨幣公募管理規模分別為401.97億元、403.48億元、407.01億元,總體增長幅度僅為1.25%。

  與此同時,該公司的業績也乏善可陳。截至2018年4月4日,旗下81只2018年之前成立的基金中有50只收益率為負,占比超過六成。

  剔除2018年成立的基金以及分級基金後,今年以來市場上主動權益類基金的平均收益率為-1.68%,而銀河基金此類產品的平均收益率僅為-2.83%,大幅度跑輸行業平均水平,在103家相關產品不少於三只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72。

  該公司旗下53只2018年以前成立的主動權益類基金中,2018年以來收益率為負數的有43只,占比超過八成;其中13只產品虧損幅度超過5%,占比近四分之一。

  具體來看,表現最差的是銀河主題策略,今年以來收益率為-8.95%,在市場上574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中排第535名。

  其次是同樣為偏股混合型基金的銀河消費驅動,今年以來收益率為-8.19%,在同類中位列第519名。該產品成立於2011年7月29日,至今規模為0.59億元,近三年總回報為-18.3%。

  銀河智慧主題、銀河創新成長今年以來亦均處於凈值下跌狀態,下跌幅度分別為7.53%、6.91%,基金經理均為袁曦;銀河量化價值的凈值則下跌了6.97%,該產品成立於2017年10月13日,截至2018年4月4日,該產品凈值累計下滑6.92%。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五只產品均為混合型基金。

  另一方面,銀河基金的固收類產品表現也較為遜色。

  根據Wind數據計算2018年市場上主動固收類基金的平均收益率為1.12%,而銀河基金此類產品的平均收益率卻只有0.82%,僅達到行業平均水平的73.21%。在98家相關產品不少於3只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73。

  銀河基金旗下19只2018年以前成立的主動固收類基金中,2018年以來的收益率為負的有4只。其中表現最差者為銀河銀泰理財(150103,基金吧)分紅,截至4月4日,今年以來下跌7.13%;緊隨其後的是銀河潤利I,凈值跌幅為0.62%;另有銀河潤利保本A的凈值也處於下跌狀態,跌幅為0.59%。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銀河基金十六歲花季煩惱一堆 主動管理產品業績跑輸行業》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