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資管新規或助股票型私募洗牌 小型私募路在何方?

2018-04-06 09:34:24 證券市場紅周刊  惠凱

  隨著今年以來二級市場的風雲變幻,股票型私募基金的日子開始變得艱難,不僅有明星私募基金旗下產品清盤,而且因為傳言中的《資管新規》即將落地,一場股票型私募的大洗牌看來在所難免。

  對此,多位私募基金經理告知記者,目前在一線城市開辦私募公司的成本越來越高,尤其是租金、人事和渠道成本日漸高漲。例如在北京,管理規模低於2億元就會入不敷出。而當下主流私募公司的管理規模在1億元以下。

  接受《紅周刊(博客,微博)》記者采訪時,北京某小型私募合夥人表示,公司目標是3年內管理規模擴張到30億-50億元。他向記者闡述了他的邏輯,目前證券類私募行業管理總規模已經突破10萬億元,在基金業協會備案的私募管理人有兩萬多家,很可能最後只能生存下來1/10,單家管理規模就在50億左右。

  股票型私募未來日子艱難

  《資管新規》落地越來越近。去年11月,央行等5家機構聯合發布《資管新規(征求意見稿)》,征求意見稿對投資者適當性要求為家庭金融資產不低於500萬元、或近3年本人年均收入不低於40萬元。3月底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審核通過了《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下稱“資管新規”),但具體的條文細則還未下發。

  對此,私募排排網合規部總監溫誌飛向《紅周刊》記者表示,資管新規提高了合格投資者的金融資產門檻,降低了年收入門檻。此外還規定私募機構並非嚴格意義上的金融機構,因此在產品代銷、接受機構資金委托及擔任資管產品投顧方面政策尚不明朗,“估計很多金融機構基於審慎原則,會盡量減少與私募合作,這也會限制私募的募集渠道”。

  此外,資管新規還要求單只私募產品的杠桿率不得超過兩倍,對此有市場人士解讀稱,此後私募機構通過加高杠桿來擴大管理規模的路徑被堵死。

   “資管新規對行業影響非常大。”高溪資產合夥人陳繼豪告知記者,新規提高了合格投資者門檻,又加強了對私募公司的管理,壓縮行業增量空間,未來行業長尾效應強化,中小私募生存會日漸艱難,私募公司對規模的追求會更加強烈。他同時指出,如果目前的高度結構化行情延續1-2年,將有大量小私募被擠出市場、面臨倒閉。

  根據銀河基金私募匯統計,截至3月底,內地有8630家私募管理人(自主發行) ,其中管理規模在50億元的僅有47家,10億-20億元之間的有144家,管理規模低於1億元占比超過80%。上述私募基金公司累計發行了40838只私募產品,從備案數量來看,峰值出現在2016年,當年備案了28977只產品,到2017年備案數量已減少約3.4%。

資管新規或助股票型私募洗牌 小型私募路在何方?

  股票型私募患上規模“焦慮癥”

  事實上,私募行業的淘汰一直在進行,尤其是行情高度分化的2017年,行業內的資金聚集愈加明顯。據私募排排網統計,2017年的私募行業集中度提升明顯,管理規模50億元以上的私募去年資產規模增幅高達39%,獲得1100億元資金凈流入;管理規模在10億-50億元的私募群體競爭白熱化。另外,規模在10億-20億之間的私募退出比例高達53%。

  有私募業內人士告知記者,私募行業真正開始註重存續期和業績記錄,是從2016年開始的。2016年上半年,監管層提高私募公司註冊門檻,下半年FOF類產品放行,公募、券商等機構在篩選FOF產品投顧時,都很看重可追溯業績和風控記錄,“一般來說,存續期3年以上、可追溯業績1-2年、基金經理在2人以上的才能達到FOF門檻,但中國私募市場的爆發是在2014年,因此很多新私募就被排除在外了”。

  據記者了解,私募急於擴張規模有多方面原因:就成本而言,一線城市的私募公司成本越來越高。益安信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王豫剛認為,目前在北京,私募公司管理規模低於2億元就會虧損。他解釋:“私募的運營成本主要有:人力成本,按照協會要求,公司得有10個員工,每人年成本10萬元、人工成本150萬元左右;按照北京的租金成本,像樣的辦公室年成本至少50萬元左右,總成本200萬元。如按照1%的管理費,則需要2億元的管理規模才能覆蓋公司運營成本。”

  “規模不同,私募公司的運營成本也不一樣。目前絕大多數私募管理規模只有億元左右。私募基金公司全年房租至少30萬-50萬元;小私募一般4、5個員工,基金經理往往由公司出資人擔任,除基金經理、風控外的崗位薪資並不高,公司全年的人力開支大致30萬-40萬元;除此之外,還有業務經費、路演費用,以及支付給律所的報表編制審核費、支付給券商的托管費,再加上基金業協會的會費,全年至少也得30萬左右。”陳繼豪向《紅周刊》記者表示,一個北京的小私募,目前全年的總成本在160萬元以上。

  而且私募公司還需要“給渠道返傭”,一般1.5%的管理費中有1/3返還給代銷機構、甚至可能返還1/2,實際到手的管理費遠沒有1.5%。“對於大多管理規模在1億元左右的小型私募來說,管理費完全無法覆蓋成本。”

  此外,大型私募才更有資格進入券商/銀行的白名單。王豫剛表示,進入機構白名單、或成為FOF類產品投顧,需要滿足一系列條件,“協會的要求是‘1+3+3’,即首先是基金業協會正式會員,公司存續期滿1年、3個基金經理、公開業績至少3年,滿足上述條件才有資格。此外,券商在盡調過程中還會了解私募的從業背景等信息”。

  不同機構對白名單的審核門檻不同。中天泓晟投資合夥人劉長春告知記者,銀行門檻較高,要求私募管理規模5億元以上;券商門檻低,但也必須2億元以上,至少3名基金經理,且回撤要小,最大歷史回撤不能超過20%。

  私募行業的劇烈洗牌,讓業內人士倍感焦慮。一位私募基金經理向記者坦言,公司成立僅兩年,管理規模也不大,但2017年新財富買方機構入門標準公布後,讓他頓感壓力。“從2017年開始,投票機構門檻提高不少,我們被排除在外。”據悉,管理規模高於7億元的私募才有參評資格,經篩選後,僅剩800多家私募參與了投票。

  大型私募頭部效應明顯,

  小私募面臨生存危機

  當中小私募還在為了規模苦苦掙紮的時候,經過多年發展,一批大型私募已經不再為規模發愁。據Wind統計,目前發行私募產品數量最多的是恒天財富,其已發行483只產品。不過據記者了解,恒天財富大部分產品的投顧為外部優質資管團隊;高毅資產則以206只的產品數量居於第二。

  以規模排名,目前已經有幾家私募的權益類規模達到500億元以上。有資深市場人士告知記者,“預計2018年國內就有權益類規模超千億的私募出現。私募除了提管理費,還會在凈值盈余中提取20%。考慮到2017年大型私募收益普遍不錯,凈值分成會非常驚人”。這位資深人士認為,隨著管理規模的擴張,未來出現權益類規模超千億的巨型私募是很正常的,當市場行情不錯時,其營收甚至可以比肩頭部公募。

  “私募行業兩極分化越來越嚴重,大部分資金會掌握在小部分資管機構手中。”陳繼豪表示,私募行業一旦管理規模突破某個瓶頸後,規模擴張會越來越容易,因為銀行等機構的委外資金也會優先投向優質私募。所以當2017年小私募苦苦求生的時候,不少百億級私募卻大量募資。據記者了解,高毅資產在今年1月大規模發行產品,僅鄧曉峰一人就募集了上百億資金。

  “大家進入市場後發現募資很不容易,成本又在節節上升。如果過分壓縮成本,尤其是人力成本,又無法吸引到優秀人才,陷入惡性循環。所以北京這邊有私募的辦公室從國貿、金融街(000402,股吧)遷到了四環、五環外。”陳繼豪表示。

  中小私募出路何在?多位基金經理態度悲觀。陳繼豪表示,這兩年行情不好,有越來越多的私募公司在註銷。他預測,目前高度結構化的行情若再持續1-2年,會死掉很多私募。

  “自帶資金、人脈的金主並購持牌私募,也是一條出路。”一位私募殼倒賣從業者告知記者,由於新成立私募公司缺乏歷史業績,一些有誌於私募行業的從業人士會傾向於收購成立時間較長、管理規模較小的私募公司,這也是私募殼價格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目前不錯的私募殼價格都在百萬左右。不過他亦認為,自2017年起,基金業協會對私募公司註冊信息變更的限制越來越多、並加快了註銷進度,殼市場暗淡是長期趨勢。

  因為過往幾年註冊門檻低、私募行業目前嚴重過剩,結局必然是大浪淘沙,只生存下來業績最優秀的一小部分。”好買基金研究中心總監曾令華向記者表示,資管新規相對利好公募、利空私募,目前也有一些私募在申請公募牌照,譬如凱石基金等,“但只有規模較大、業績不錯的私募才會去申請公募牌照,因為公募的運營成本比私募高很多,而且公募的審核很嚴格,目前來看,申請的私募不少、但獲批其實不多”。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資管新規或助股票型私募洗牌 小型私募路在何方?》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