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基石資本張維:擺脫平庸 識別關鍵的機會、創造有意義的價值

2018-01-19 14:52:35 和訊基金 

  無論對於一個公司,對於個人,甚至對於國家來說,擺脫平庸都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如果我們稍微松懈,我們就可能成為一個平庸的公司。世界上大部分公司沒辦法在一個長時期內持續成長。

  擺脫平庸:國家

  “擺脫平庸”,先從國家來說,許多人認為中國無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如果中國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那就是一個平庸的國家。

  二戰之後的七十年,並沒有多少國家能夠跨越。有些國家跨越了,是因為有石油資源,真正不依靠資源而成功跨越的,只有東亞這些國家和地區:南韓、日本、新加坡、香港及臺灣。這些地方都被稱之為儒家文化圈,看來中國非常有希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每個國家對長期依賴一種墨守成規的方式都是反感和挑戰的。對比起來,世界經濟進入了新平庸的時代。在美國,社會精英階層對特朗普抱有很大的質疑,但是特朗普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人,給出了新的希望。

  如果總是走尋常路的話,其實是無法擺脫平庸的。應該說,過去幾十年,倒過來看,中國的路其實都走對了。人民大學黃衛偉教授在《不對稱競爭》這本書探討了中國適度保護、適度競爭的電信產業政策,如果沒有這些政策,可能今天就很難出現像華為這樣的企業,未來汽車領域也會有這樣的機會。

  大到國家,小到個人,再到公司,如果想擺脫平庸,並沒有現成的道路。林毅夫有許多的文章和書闡釋:照搬西方主流經濟理論是錯誤的,中國經濟成功經驗是中國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擺脫平庸:公司

  公司也需要擺脫平庸。公司也需要找對自己核心的發展方式。

  我舉個例子,我在深圳機場(000089,股吧)看到這樣一幅圖,一個瓦格尼亞人,在剛果博約馬瀑布手持巨大尖銳的木籃,站在巨浪翻滾的激流中。他只有在適當位置使用恰當力量,湍急的河水才能順勢將魚推進去,而他也不會讓河水卷走。這是華為的廣告,這幅圖中有一句話“不在非戰略機會點上消耗戰略競爭力量”,這來自於任正非看的二戰故事。

  1940年德國進攻法國,並沒有將精力放在馬奇諾防線上,德軍重新排布兵力,突然繞過馬奇諾防線, 集中力量迅速從比利時和法國的邊界阿登高地一段突破,最終把英法聯軍趕到敦刻爾克。如果分散使用自己的兵力,到處開花,用常規的打法是打不贏的。

  華為其實一直堅持在自己的主航道上,從未偏離過。華為很早在產業聚焦,戰略聚焦給出了自己的答案。華為並不care海爾的阿米巴經營,覺得沒什麽意義。

  海爾有2700個應用中心,有很多小發明創新,但對於企業不適用,反而會給公司帶來負面的作用,為什麽?因為如果發明出來公司不用,工程師只有帶著技術另外創業,這就會流失公司的核心資源。

認真選擇好自己的產業方向,持續進行投入,持續地人才積累,這樣簡單的道理,你會發現許多企業並沒有看明白。這也是美的和海爾的高下之分,美的對於裝備制造業有自己更深的理解。這也決定了他們各自收購兼並的道路不同,以及公司治理結構的不同,美的已經完成了權力交接。

  認真選擇好自己的產業方向,持續進行投入,持續地人才積累,這樣簡單的道理,你會發現許多企業並沒有看明白。這也是美的和海爾的高下之分,美的對於裝備制造業有自己更深的理解。這也決定了他們各自收購兼並的道路不同,以及公司治理結構的不同,美的已經完成了權力交接。

  戰略聚焦,心無旁騖,是大家認知企業的一個方式。借用一個名詞,大部分人的人生是“蝦球傳”(《蝦球傳》是上世紀80年代的電視劇),大部分人的人生是漂浮不定的。好多公司的“人生”也是漂浮不定的,看不出一個聚焦點,不能夠持續投入堅定不移的往前走。一旦是漂浮不定,就會浪費很多精力,做許多沒有意義的事。好多人的人生就是這麽過來的。

  所以這張華為這幅廣告圖,對公司,對人生都是有啟發的,你需要找一個戰略點,持續地發力,持續地投入。

  再談我們對企業的理解觀點,分產業和資本市場兩個維度。我們做一級市場投資,大部分人必須看產業周期,產業結構,技術進步,這決定了許多企業根本性的競爭優勢和未來發展,同時對於基石資本來講,我們還看重企業家精神、公司治理和組織體系。

  我們認為企業成長應該有這樣六個要素:“左邊”是產業周期、產業結構和技術進步,“右邊”則是企業家精神、公司治理和組織體系。我們更看重右邊的要素。如果在“左”、 “右”兩方面都持續認真地去做,你對企業的認知是不一樣的,你對企業的管理水平也是不一樣的。

  以華為的例子來講,任正非曾說華為是因為無知而進入到了通訊設備領域。華為在進入的時候,並沒有充分地認知到貝爾、阿爾卡特、朗訊、愛立信、諾基亞是如此之強大。所以決定競爭優勢的要素,並不完全取決於產業競爭結構,但產業趨勢很重要,他們處在好的行業裏面,會孵化出大企業。

  這些問題需要下功夫,認真研究產業發展史,認真研究整個企業長期的生態鏈和產業鏈。如果不把這些研究透,你看企業一定是盲人摸象。你看汽車行業,是否把整個汽車行業百年發展史都研究了,把產業鏈的關鍵企業都研究了?你如果全球的企業研究了,再倒推看中國的企業,你的認知是不一樣的。如果你沒有這樣的認知,你的投資就是盲人摸象。

  以賭場為例,賭場的本質是賭你一個時間段的運氣,久賭必輸,這是鐵律和概率。有人自以為找到規律,其實是違規律,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在投資中某一時段的勝利,其實就是盲人摸象,因為或許搭了便車而已。

  如果想要一二十年以上持續的成功,你必須有全局的觀念和思維,要擺脫盲人摸象的狀態。用我的話來講,90%的專業人士都是麻瓜,90%的人之所以甘於平庸,那是因為不願意下功夫。你下功夫建立一個全局的觀念和認識,對整個產業生態,產業鏈,國內外產業史長時期的認識,你的工夫不會白下。

從投資的角度,如果長期來衡量一個企業的話,不僅僅是看產業結構,產業競爭格局,還要看企業組織、公司治理等,用我的話,企業的長期發展來自於對企業高層對管理問題的認知。

  從投資的角度,如果長期來衡量一個企業的話,不僅僅是看產業結構,產業競爭格局,還要看企業組織、公司治理等,用我的話,企業的長期發展來自於對企業高層對管理問題的認知。

  基石資本的核心能力其實就兩塊,對企業的認知和對資本市場的認知。如果兩塊都能建立起很好的思維,你的勝算就比同行多一籌。對二級市場的認知,總的來說是認知“非理性繁榮”,這是羅伯特·席勒的話。

  每個人每個公司必須關註自己能夠有把握的地方,就是企業基本面。二級市場無法把握,它圍繞一個價值中樞反復波動。普林斯頓大學教授丹尼爾·卡尼曼,耶魯大學教授羅伯特·希勒,芝加哥大學教授理查德·賽勒,這三個人都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他們將心理學,行為學引入了經濟學和金融領域。

既然二級市場的本質是非理性繁榮,那麽基於安全邊際的投資就有可能獲得大獲全勝。這也是帶來了我另外一句話“不賭,才是相信復利的力量”,積小勝為大勝。

  既然二級市場的本質是非理性繁榮,那麽基於安全邊際的投資就有可能獲得大獲全勝。這也是帶來了我另外一句話“不賭,才是相信復利的力量”,積小勝為大勝。

  我們天天在這市場中,平凡的企業都可能帶來百倍回報,如果說百倍是極端的,那更多地可以見到幾十倍投資回報的案例。我們有三個百倍的,我們有更多幾十倍回報的案例,這些企業並不是所謂的明星企業。

  因此不論是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投資,都不用是追風的,而是有安全邊際的。資本市場的“非理性繁榮”給你一個Surprise,資本市場的“非理性繁榮”一定會出現的。這些理解都來自於基石資本這麽多年的歷練,貫穿在基石資本一級市場、二級市場的投資實踐之中。

  我們希望上市公司股權投資再造一個基石,這也需要我們有活力、有新意、創新出一些新的產品出來。我們也有些控股型的投資,愛卡汽車網,全億健康。控股型投資是基於產業認知,聯合管理團隊,通過釋放公司治理機制來做;我們會建立起廣泛的資源,在這些領域長期耕耘。

  大家會看到我們有會淘汰企業家,這確實會導致投資損失,因為原本投資的邏輯是基於對管理團隊的認可,但有些職業經理人業績平庸、私心過重,那只有堅定地趁早將其淘汰掉,而不是猶豫不決!

  對於基石資本來說,我們倡導的風格是一個基於長期負責任的有理想、有情義、不唯利是圖的風格。我們跟那麽多企業家,那麽多的客戶,那麽多的投資者,保持那麽長的友誼,這驗證了這一點,代表了我們的風格。

  我們希望長期融合,並發育凝聚一批產業企業家隊伍。我們希望和企業家隊伍互相融合,布局在重要的產業領域,形成投資、收購兼並、整合,這是基石資本正在做的。這既對我們有挑戰,克服過去了,也揭示了基石的未來。

  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人類需求像階梯一樣從低到高按層次分為五種,分別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歸屬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生理需求,總的來講,受本能驅動,你的安全需求和歸屬需求受負面情緒波動,比如對安全的需求來自於恐懼感,你對歸屬的需求來自孤獨感的負面情緒,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受正面情緒影響和波動。

  倒過來看,你的行為,相當大部分行為是受非理性驅動的。甚至人生更高的理想和目標,對自我人生進行更宏大的敘事,這其實也和理性沒關系。理解這一點,你才能更理解自己的行為和企業的行為,更好地理解企業經理人的行為。經濟學是基於理性人假設,否則無法展開闡述,但實際社會決策、人的行為又往往是非理性的,並非是最優解。

可以說非理性是如影隨形,是人生本質的一部分。所以,你若想擺脫平庸,你的人生既得是理性的,又得是感性的。

  可以說非理性是如影隨形,是人生本質的一部分。所以,你若想擺脫平庸,你的人生既得是理性的,又得是感性的。

  關於企業文化,我認為企業文化是企業隱而不顯的價值觀,是真實存在的。我們每年都要評選和獎勵優秀員工。企業文化通過具體的企業人事決策行為得到體現,什麽人得到鼓勵,什麽人得到批評,這構成了企業真實的文化。

  我們在處理人的時候,在提拔任用人的時候,在和我們的客戶,或者是和我們的企業家有利益衝突的時候,會體現出公司真實的價值觀。我們以奮鬥者為本,除此沒有更好的辦法,全中國的企業都應該學習華為這句話,把這些優秀的人提拔起來,給予他們更快速提拔。讓這些嶄露頭角的人被任用起來,而不是按部就班、平鋪直敘、等待下去。

  我們也要強調公司的職業操守問題。作為一個員工來講,需要做一個合格的企業員工,也需要做一個合格的社會公民。如果違反了,殺無赦。所以,今天我們讓大家簽職業操守承諾書。對我而言,理想的人才,是精明細致有格局的人,所謂有格局,是風物長宜放眼量的人,而不是斤斤計較,更不是覺得這也沒勁,那也有困難的人,這些人長期來講,不是我們的合作夥伴和同事。

  從公司的大部分投資來講,我們養一支隊伍只能俘獲面上的項目,我們希望在養一支隊伍的背後,

我們的業務骨幹,我們的合夥人,花精力琢磨這裏面的市場和機會,不是承攬,而是創造有意義的交易機會,對重點項目進行重倉式投資,記住是重倉,而不是撒胡椒面!如果你不能這樣,你公司的回報一定是平庸的。如果我們不能識別出關鍵的機會,如果我們不能創造些有意義的交易機會,我們的平均回報不能超過競爭對手,那我們就是平庸的。我們即便這麽努力,也就只比我們的競爭對手超過一點點。

  我們的業務骨幹,我們的合夥人,花精力琢磨這裏面的市場和機會,不是承攬,而是創造有意義的交易機會,對重點項目進行重倉式投資,記住是重倉,而不是撒胡椒面!如果你不能這樣,你公司的回報一定是平庸的。如果我們不能識別出關鍵的機會,如果我們不能創造些有意義的交易機會,我們的平均回報不能超過競爭對手,那我們就是平庸的。我們即便這麽努力,也就只比我們的競爭對手超過一點點。

特斯拉CEO馬斯克在自己的推特賬號表示,自己是火星人。

  特斯拉CEO馬斯克在自己的推特賬號表示,自己是火星人。

  擺脫平庸:個人

  我們兩周前請了何懷宏、王慶節、孫向晨、許紀霖四位教授講述在西方文化價值體系下的生命價值。其中香港中文大學王慶節教授一開篇,引用了古希臘作家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中的一段話,這段話被海德格爾詮釋過,而更加引起了關註。人生的意義在二千四百多年前的古希臘戲劇就探討了,你得遵循一些規則,你也得挑戰一些規則,傑出的人在挑戰命運。

  “莽森萬景,而無物;莽勁森然若人,出類拔萃。彼出奔大海,逐波揚帆,……”你的人生要擺脫平庸獲得自己認為的意義。弗洛姆認為現代人的悲劇來自於對金錢,榮譽,權利不可遏制的追求,但也有很多人超越了這一層面。人生的價值觀,如果不能超越世俗層面,你很難真正有突破,很難真正擺脫平庸。

  就我個人而言,我敬佩矽谷英雄的人生觀,“活著,為了改變世界而來”,我們的財富肯定不會是留給後代的,應該支持科技研發、新型公益,就像谷歌的創始人拉裏·佩奇所講的“錢應該捐給馬斯克,因為他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所謂“未經反省的人生不值得活”,我們必須能不斷進行反省,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擺脫平庸,成為精益求精的專業人士,不為金錢名譽俘獲。無論組織和個人,都需要進行宏大思考,向未來昭示存在的意義。(根據基石資本董事長張維在基石資本2018年年會致辭整理,來源:基石資本)

(責任編輯:任剛 HF008)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基石資本張維:擺脫平庸 識別關鍵的機會、創造有意義的價值》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