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圓桌(一):股權投資回歸價值投資 政府引導與市場基金可優勢互補

2017-03-18 21:14:17 和訊基金 

股權投資回歸價值投資 政府引導與市場基金可優勢互補

  和訊基金消息 在第十一屆中國(深圳)私募基金高峰論壇主論壇上,第一場私募股權圓桌對話準時開展。

  本圓桌對話參與的嘉賓有:君聯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能光、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李守宇、深圳市東方富海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創始合夥人程厚博、深圳市福田引導基金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汪雲占以及深圳市匯通金控基金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劉理。

  本圓桌對話就一下幾大問題進行了深入討論:1、最嚴監管年的深度解讀。2、政府引導基金與市場基金如何協同發展?3、如何保持引導基金之間的差異性?4、政府引導基金選GP的標準與原則是什麽?5、政府引導基金的激進時代LP與GP如何構建共贏。6、險資銀行券商等布局股權市場多元化競爭格局的挑戰與機遇。7、股權投資回歸價值投資?8、退出多元化IPO、新三板與並購的選擇考慮。9、未來投資機會的分享。

  以下為發言實錄:

  主持人:在對兩組優秀的機構進行頒獎之後,接下來要開始我們今天上午第一場圓桌論壇,下面是一個私募股權的圓桌論壇。在這個環節開始之前,有一個小小的提示,待會兒我們來到臺上參與圓桌論壇的嘉賓都是目前國內最優秀的私募股權方面的單位代表,所以能夠和他們有這樣一個交流的機會非常難得,今天在場的所有的來賓如果您有什麽樣的問題想和他們交流,或者想向他們提問的話,歡迎您提前用您的小紙條寫好,交給我們場內的工作人員,我待會兒會代為幫你們提問。

  接下來有請出第一組對話嘉賓,他們是:

  君聯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能光;

  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李守宇;

  深圳市東方富海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創始合夥人程厚博;

  深圳市福田引導基金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汪雲沾;

  深圳市匯通金控基金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劉理。掌聲有請圓桌論壇的嘉賓。

  各位好,我們的圓桌對話嘉賓已經就坐了,首先依然是按照慣例,我們先請各位嘉賓簡單地介紹一下自己的情況,先從李總這邊開始。

  李守宇:大家好,很高興參加這次論壇,我是深創投的副總裁、董事會秘書李守宇,在創投行業已經從業了18年,是一個創投行業的老兵。

  王能光:我是君聯資本的王能光,君聯資本是2001年成立的,我們專註於早期的投資,我從公司成立到現在一直從而創投工作。

  程厚博:大家好,我是東方富海的程厚博,我和前面兩位差不多,基本上就是在剛剛有創投的時候我們就入行了,東方富海到去年剛好10周年,也是一個專註做PE/VC的機構。

  汪雲沾:各位領導,我是福田引導基金的總經理汪雲沾,福田引導基金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是2015年8月31號註冊成立的,它是創投界的一個新兵,我也是這個行業的新兵,我在這個基金公司成立以後才來到這個領域的,我原先是從事監管工作,我之前在深圳證監局基金監管處當處長,請同仁們多多關照。

  劉理:我是匯通金控的董事長劉理,我們是南山區政府產業引導基金的管理平臺,南山區是一個非常好的創業創新的沃土,也非常歡迎各位優秀的GP到南山投資,大展拳腳。

  主持人:謝謝各位的介紹,接下來我們就要開始今天的話題了。剛才我們一直在說2016年是監管元年,是最嚴監管年,但是具體的監管措施出臺之後,對於各個私募機構可能產生了一些什麽樣的影響?各位身處其中有些什麽樣的感受?我們想請各位分享一下。

  李守宇:大家也都說今年是我們的最嚴監管年,是監管元年,從歷史來說,我覺得中國證券市場的監管一直是比較嚴格的,起碼對我們公司的監管是非常嚴格的。上市公司的IPO,包括上市公司的運作都經歷了很長時間,特別是IPO,一般都在證監會排隊排了好幾年,整個的財務指標,包括公司治理、公司資質、規範性都受到了嚴格的審查。從我們現在接觸的一些從境外回歸的項目,它的財務狀況經過審計發現還沒有國內嚴格,所以也造成了中國的PE公司價值相對較高。同時,今年采取更加嚴格的監管措施,我覺得對好的公司,經過這些洗禮,它能夠表現得更好,差的公司的問題能被查出來,把它打回原形,這樣使我們整體的資本市場能夠更加健康發展,使好的公司更好,差的公司把它查出來,我覺得這個監管措施對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對PE投資長遠是非常有利的。所以這個監管對我們做創投的機構是一個好事情。

  主持人:對好的公司來說更樂意看到監管的趨嚴。王總您的感受是怎樣的?

  王能光:先說私募股權,我們這些成立比較早的公司大概都是在2000年左右,當時做股權投資或者是創業投資的家數還是比較少的,那個階段主要是靠行業的自律。隨著這些年的蓬勃發展,尤其是今天領導介紹的,我們的國民財富增加,參與私募股權(無論是VC還是PE)的機構就越來越多,在這個情況下,從政府的角度加強監管,使每一家參與者都按照嚴格的規範進行運作,這樣有利於行業的健康發展,也有利於參與者以及資本市場的健康。

  私募股權投資的標的集中體現在上市環節,我們過去也看到很多企業為了取得上市的資格,它的業績並不是很紮實,通過嚴格的監管,以及經營的業績,以及法律法規方面更嚴格的要求,讓一個健康的公司、一個遵紀的公司上市,對以後的發展以及對整個資本市場都是好事情。

  程厚博:中國的市場需要監管,我們從業的人也歡迎被監管。剛才王總說了,中國的私募股權投資從當時號稱“一桌飯”的人,到現在已經達到了上萬家機構,所以這個發展速度非常快。但是在中國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一個行業熱起來可能就全民參與了,這裏頭一定會出現一些混亂的狀況。我覺得合理的監管能夠讓這個行業處於一個比較有序的、快速的成長,這是對整個市場、對經濟發展十分必要。今天比較有幸,協會的領導也到場,我在這裏也呼籲,加強監管,也要提高效率。現在整個行業的備案運作的效率還是有一些問題的,政府部門進行監管,同時也要提高效率。另外,不僅要監管好人,還要查出那些為非作歹的壞人。

  汪雲沾:我是從監管部門出來的,監管對今天在座的這些私募機構來說是重大的利好,我相信今天來開會的都是非常規範的,對於一些不那麽規範的,那可能是一個利空,因為他們的生存空間就沒有了。加強監管肯定能凈化行業的空氣,能規範公司的上升空間。張小艾會長剛才在演講中提到,去年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數量下降了23%,但是私募基金的規模上升了102%,我們的管理人減少了,但是每個機構都做大了,這是我們私募機構在規範監管下希望看到的。

  劉理:我們政府的產業引導基金是財政的錢,所以監管嚴格和我們的目標是完全一致的,我們所合作的GP既然能把它挑出來,就是在監管、風控這一塊是最優秀的,所以我們非常歡迎這種政策的出臺。

  主持人:剛才幾位提到了對監管趨嚴的感受,總體認為監管趨嚴對一些好的公司來說反而是一件好事,對原本發展不健全的公司應該加強監管,對好的公司,我們反而在監管之後面臨到的空間或者市場的秩序性就會更加好。

  我們這裏有一個數據,截止到2016年12月底,國內總共成立了1013只政府引導基金,目標規模已經超過5.3萬億元,已經到位的資金有1.9萬億,僅僅2016年就新設立了政府引導基金384只,披露的總目標規模超過3.1萬億元。接下來我們要請教在場的幾位,尤其是汪總你們這種引導基金的平臺,你們認為政府引導基金和市場基金未來應該怎麽樣來協同發展?首先請教汪雲沾總。

  汪雲沾:政府引導基金和市場化的母基金還是一個比較新鮮的事物,這兩年發展比較快,大家可能覺得它們之間是不是有利益衝突,或者有競爭關系。其實我覺得他們兩個是互補的,是可以很好協同發展的,因為政府引導基金和市場化的母基金之間不是競爭關系,不是說你找了我們就不能找那個市場化的母基金,反而我們政府引導基金之間才是競爭關系,比如我跟劉總就是競爭關系,我們的競爭關系還蠻強的,你找了再找他就不行,你找他了再找我也不行,因為涉及到反投比例的問題,涉及到註冊地的問題,但是我們和市場化的基金之間是協同發展的,這是第一點,我們的合作基礎是很好的。

  第二,它們都是市場上需要的,光有政府引導基金是不行的,引導基金都是國有私募形式的,對一個私募股權機構來說,募資只有國有的是不夠的,我們出資比例是有限的,如果你找的都是引導基金的錢,就涉及到國有資產超過50%,涉及到減持的問題,所以很多創投機構不願意做這個事情。再一個,政府引導基金只出一部分錢,市場化的母基金對這個市場是一個很好的機構投資者,他們成為政府引導基金的一個很好的合作夥伴。我們現在和一些基金合作,我們同意出資了,但是他們市場上募資還是相對比較艱難的,這時候我們發現市場化的母基金為他們能提供資金來源,能解決他們很大的募資上的困難,能夠加快創投機構成立的速度。

  第三,我們跟市場化的母基金之間也是緊密相連的,我們還可以成為市場化母基金的LP或者投資者,比如說我們就參加了前海母基金的出資。前海母基金這樣的市場化基金,政府引導基金是它非常重要的一個資金來源,占的比例是很大的,所以我想我們和市場化基金之間是非常好的協同發展的關系。

  主持人:剛才您說劉總是您的競爭對手,我們接下來也請您的競爭對手來說一下。

  劉理:汪總說我跟他是競爭關系,但是我我和總在私底下是很好的朋友,不管汪總認不認,我是這麽認的。汪總說我們是競爭的關系,但是我認為我們其實也是合作夥伴關系。雖然我們是各自不同的區,但是我們都是為了深圳市的產業規劃、新興產業的發展、經濟的發展、城市的進步來做出我們的產業基金,能夠引導產業、引導經濟發展的作用而努力的。不管是在南山還是在福田,都是為了深圳的經濟成長進步而努力。

  另外剛才主持人說到協同發展的問題,為什麽有這個問題?那就是因為有差異性,我認為這個差異性是可以承認的,差異性存在在哪裏?我想是管理方式、追求的目標有一定的不同,存在差異性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政府引導基金是財政出資,這是它的先天基因,這是不用測序的,這是它先天的政治稟賦。但是政府引導基金不可否認的它有它非常大的優勢,也是對在座的GP一個非常大的優勢,比如說它的資源優勢,它可以協同政府各個部門的資源,把它匯成合力,用到GP所投的項目上。比如說剛才羅湖的基金產業園相關的政策,比如說住房補貼、租金補貼、扶持政策、人才補貼,包括小孩入學等等,這些都是社會GP提供不了,但是政府引導基金能夠實現的一個資源優勢。我們在南山區的平時工作中都是這樣說的,怎麽樣服務企業,我們就是服務員,別人的小孩入學的問題就是自己小孩的入學問題,把這種公事當做私事來辦,這是我們的理念,也是我們的資源優勢。

  還有資金的優勢。我們的資金是源源不斷的,南山區的財政稅收去年超過了1000億元,這個量是非常大的。

  另外我們還有項目優勢,趁著福田區的何區長離開了,我就趁勢宣傳一下南山區。南山區的項目優勢非常強大,我們是全國區域創新孵化能力排名第一的區,大家也知道去年的全國雙創周就在南山召開,現在說“北有海澱區,南有南山區”。南山有上市公司127家,在全國排名第二,也是僅次於海澱。我們的高新技術企業是2233家,南山區的商事主體34萬家,企業法人主體24萬家,這個量是非常大的,對私募股權基金來說,南山區可以提供源源不斷的項目,有源源不斷的後勁支持。

  我認為政府引導基金和市場基金是可以優勢互補,協同發展的,至於怎麽協同發展,我認為從兩個方面著力,保持兩個方面的一致性。第一是戰略方面的一致性,現在“十三五”國家發展戰略規劃提出戰略性新興產業、未來產業、優勢傳統產業和現代服務業是我們全國發展的著力點,其實也是南山區的著力點,從戰略規劃的著力點來說,我們政府引導基金和社會基金戰略上是保持一致的。第二是戰術上的一致性,市場上的基金是市場化運作的,政府基金,特別是我們匯通金控,也是以市場化的方式引導我們的產業基金,發展我們的基金,從社會GP的選擇再到項目的篩選,包括項目的投入和投後的增值服務,我們都是采取市場化的運作去運行的,去年以來,我們設立了20只基金,募集規模647億,我們出資達到了47億人民幣,充分說明了我們的政府引導基金和市場基金是能夠協同發展的。謝謝大家。

  主持人:同樣這個問題,關於政府引導基金和市場基金協同發展的問題,我們也聽一下李總、王總的觀點。

  李守宇:深創投從2006年底就開始了探討政府引導基金的模式,也是政府引導基金的倡議者和先導者,到目前為止,深創投參與的政府引導基金項目已經有80多個,同時我們現在受托管理了深圳市1000億的政府引導基金,以及佛山市100億的政府引導基金,最近我們也簽約了東莞的政府引導基金,也委托我們來管理,我們也參與了前海母基金,以及山東PPP的100億基金。在政府引導基金方面,我們也積累了很多的經驗。

  總之,政府引導基金是當地的政府和各地的政府的引導,它作為股東來參與我們設立的基金。其實深創投管理的政府引導基金都是一種市場化的基金,我們雖然是國有控股,但是我們是市場化的投資管理公司,政府引導基金對深創投管理的基金的參與,使它對當地的經濟和投資有一個放大作用。也通過它的政策引導,使我們對某些行業的投資有一個偏重,在投資的方向和投資的讓利方面,有一些政策的設定。

  政府引導基金很少獨立運營,有一部分政府引導基金有一部分功能,擔負著純粹的政府項目的引導,這方面它和市場化基金有很大的區別。政府引導基金發揮引導的作用,是對市場化基金的促進和協同,使雙方能夠更好地發展。到目前為止,我們在各地的政府引導基金設立都已經取得了雙贏、多贏,我們也參與了福田、南山的好幾個基金的一期、二期,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我認為對於政府引導的模式,要把政府引導基金的管理和運作區分開來,政府引導基金的管理人主要做好政策的制定和引導基金的選擇。現在我們參與的佛山、東莞、深圳的引導基金的管理,一方面我們中間會參與一部分,他們會投資我們深創投的基金,我們做好示範和帶頭作用,把政府參與的引導基金管理好,能起到示範作用,同時協助政府一起,很多是我們一起成立的管理公司,來選擇我們優秀的投資機構,來參與引導基金,把這個引導基金做大做強。前海母基金也有很多引導基金的參與,但是它和市場化的基金合作,也起到了很大的協同作用,我們也是前海母基金唯一的機構合夥人。整體來看,我覺得政府引導基金和市場化運作基金的目標是一樣的,大家是共贏的關系。

  王能光:我理解政府的引導基金有幾個方面的作用,比如說有的政府引導基金是行業性的,有的是要求有階段性的,有的要求是有區域性的,每個引導基金都有各自的定位。比如說我們是首批拿了科技部的科技引導基金,是科技部在科技成果轉化過程當中第一次的創新,它的方向就很清楚,希望你投資在科技產業轉化方面的企業。我們也拿過北京市的引導基金,它希望我們投到中關村(000931,股吧)、北京市,我們跟其它的區域也有過交流。我們的人民幣基金有社保基金,社保的要求就是要有穩定持續的增長,不要大漲大跌,因為社保的錢是人民的錢。作為管理人,要深刻理解投資人(引導基金)的訴求,滿足了需求,最終達到引導基金的作用。

  市場化基金的訴求就比較單一,它的訴求就是你能獲得比他人更好的回報,政府的引導基金在滿足政府要求的前提下獲得更好的回報。你僅僅是一個回報,而與引導的要求相背離,那也是不會選擇的,這是兩個管理者的差別。

  政府引導基金這些年越來越多,就像我們作為GP設立基金是一個很好的方向,尤其是對新的承辦基金,被政府引導基金投了,也是挺好的品牌樹立,因為政府在考核的時候還是非常嚴格的。我理解政府引導基金和市場化基金稍微有一個差別,就是市場化的基金融資的時候,它是跟著大環境好壞來決定拿錢容不容易。比如在2015年大勢不好的時候,大概有3個月到半年市場募集是拿不到錢的。政府引導基金實際上要和政府的計劃相匹配,如果你和這個時間點對不上的話,你也拿不到錢。在第一波投資已經進去了,第二波正在修正、總結經驗的時候,你還要等一等。

  程厚博:大家講的都很多了,我就講一個觀點,引導基金起始於深圳以深創投為主的機構,在全國推動引導基金的發展,開始是小敲小打,發展到現在,全國有大規模的引導基金發展起來,說明引導基金的效果已經顯現出來了,也得到了地方和國家的認可。我覺得引導基金主要是起了兩個作用,第一是它放大了社會資本,國家的引導基金也是放大了社會資本跟它一起投資,地方的引導基金也是一種招商引資的方法。第二個是它可以引導產業方向,這一點很重要,中國現在面臨著一個非常重要的關口,就是產業轉型升級,所以我在想,引導基金要發揮它的最最強大的功能,還是要繼續探討怎麽樣引導整個社會的資本,向國家的戰略和地方轉移。對引導基金的管理人來講現在是提出了很大的考驗,全國各地冒出了很多的引導基金管理人,這個管理人對引導基金的理解就特別重要,可能有一些地方的個別團隊把它當成了自己投資的機會,可能就喪失了引導基金設立的本意。如果說引導基金堅守它所引導的事情,我想對整個中國的產業轉型升級一定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主持人:就像您剛才所說的,您說現在的各地引導基金在大量出現,這就難免出現同質化的現象,您覺得各個引導基金之間應該怎麽保持差異性,提高自身的競爭力?

  程厚博:咱們有行業性的引導基金,也有區域性的引導基金,它的差異化我覺得是各個地區在制定自己的產業政策、產業方向上的不同。整個基金運作層面上的商業化運作,選擇的標準,這個我覺得應該是一致的,不管是行業性的還是區域性的,它一定是在全中國去選最好的團隊,去選能力最強的團隊,去跟他們組合,這樣的話,它的差異化無非是它的定義,它需要引導這個產業往哪裏走,每一個基金都會定自己的不同的要求,根據它的產業引導的方向、強度,還有階段性,可能會有不同的條件,甚至不同的獎勵力度,這個差異化在這個地方是可以的。在這裏還是提出一點,管理團隊一定不要把自己想成是一個做基金的管理人,他是一個做引導基金的管理人,這一點很重要。

  主持人:王總有什麽要補充的?

  王能光:每個引導基金都有各自的特點,有的是區域性的,有的是行業性的,有的是階段性的。比如剛才我介紹的科技部的,它是要求投到科技成果轉化的企業,比如發改委的是要求投到中小企業裏,作為一只基金,訴求偏差比較大的項目不要做得太多,你作為基金管理人,給投資人帶來很好的回報,這是你要做的。在拿引導基金的錢的情況下,也是要滿足引導基金的訴求,如果太多了以後,對基金的實際操作也不利,比如說有A省、B省、C省的引導基金,你這裏面重疊了三四個引導基金,最後完成起來也很難,所以我覺得一個基金裏面有一兩個引導基金就不錯了,還是要看自己的能力完成訴求的程度。

  李守宇:我補充一下。深創投對引導基金的參與和管理有很多的心得。從各地對引導基金的政策上來說,不同的引導基金有不同的特色,它可以有引導基金的一些讓利政策,比如說投資在當地的放大倍數,或者它所獲得的將來的收益的讓渡程度,對投資的不同行業,比如說電子信息、新能源,當地需要扶持、鼓勵的行業,讓渡的比例就更大一些。作為基金管理人,我們還是相對市場化的,他要根據他的管理能力、團隊的組成、團隊的配比來選擇發揮各自的優勢。比如說偏重一些早期或者是偏重於成長期,在這方面有一些綜合。具體的差異性還是要看各地的扶持力度,還有行業的發展,以及基金管理人本身的經驗組成的。

  主持人:剛才幾位都分享了這個話題,就是關於如何保持引導基金之間的差異性,以及政府引導基金和市場基金如何協同發展。接下來想問汪總和劉總,政府引導基金在選擇GP的時候有什麽原則和標準?它更看好業績還是其它的因素也是非常看好的?

  汪雲沾:前面關於政府引導基金如何差異化競爭的問題,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好,我覺得地方引導基金確實同質性很嚴重,它主要是表現在註冊在本地,要求反投本地的企業,包括選擇的標準實際上是趨同的。但是私募基金並不是在哪個地方都會聚集,因為它是金融機構,而且每個地方的自然稟賦不一樣,它反投的比例也會對創投機構造成很大的困擾,就是找不到企業投。所以有些基金跟我們交流,有些地區他就不去了,因為他確實找不到企業。我們在差異化方面是做了一些探索的,我們在反投比例方面,因為福田區的面積比較小,所以我們對創投機構和我們合作,我們的反投比例是1.5倍。市裏面其它的區和內地很多地方都是2倍的,而在我們這裏1.5倍就可以了,這是一個有差異化的地方。

  第二是在基金的註冊方面,這一塊是福田區的優勢,因為福田本身是一個金融區,所以我們在這一塊的要求比一般的地方是加強的,如果GP和我們合作,我們要求GP在這個基金裏合作要達到2%。

  第三是我們努力提供一些差異性的服務,因為我們把你引進到福田來了,我們要給你提供優質的服務,讓你在福田發展壯大。我們目前在做這麽幾個工作,第一個是在推動福田區制定相關的對創投機構和私募基金的扶持政策,這個政策正在制定中,很快就會出來。第二個是推動區裏的讓利政策,我們也制定了一些差異化的讓利政策,我們區裏的差異化體現在什麽地方?我們對你投福田企業分配的收益進行讓渡,我們目前的讓渡比例還是比較高的。第三個是我們幫助創投機構或者他們投資的企業對接區裏的產業政策,一方面扶持被投企業做大,另一方面也扶持創投機構在福田區的發展。

  在選擇標準方面,我們的標準主要考慮幾個方面,一個是管理的規模,一個是過往的業績,再一個是團隊的穩定性,還有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對福田區政府訴求的契合度,你適不適合在這邊發展,這也是一個重大的考量因素。

  主持人:劉總您在如何保持差異性方面有什麽樣的補充呢?

  劉理:確實引導基金太多的話,如果同一個地方大家一起投,投資的效率很低,這是容易出現的。在南山區的實踐中,我們在設立之初就把這個事情進行了明確,就像剛才程厚博董事長說的,利用本地的資源優勢來進行差異化的設計,來進行產業的引導。南山區有產業的優勢、高科技的優勢,還有人才的優勢和高校的優勢,再加上服務的優勢。我們的上市企業,在南山區有127家,在全國排名第二,我們就利用這個差異化的優勢設立上市企業的產業投資母基金,用這個母基金來做大上市企業,做出更多的百億、千億級的企業在深圳出現,這是第一個差異化。

  第二,我們的區域孵化能力全國第一,雙創企業特別多,這種創業創新的氛圍也特別濃。基於這一點,我們專門設置了20億的母基金,用來投資優秀的天使機構,這20億的基金60%以上投向中小微企業的成長,多設立天使基金,也歡迎各位優秀的GP來和我們進行洽談。

  第三,說到高校優勢,南科大、清華大學、北大、哈工大,以及深圳市的兩個諾貝爾實驗室都在南山。基於這個教育的優勢,我們正在和各種高校合作,把高校的重點實驗室,包括清華伯克利學院的重點實驗室項目孵化出來,讓它成長起來,我們剛剛設立了一個雙創人才基金,這個基金主要是投向各個學校的實驗室的項目,投向深圳市的其它各個區的千人計劃、孔雀團隊,來幫助我們的人才創新創業,幫助天使機構做大做強。

  再一個就是產業這一塊,南山區是高科技地區,深圳對南山區的定位也是科技強區,基於這個定位,我們的引導基金就會投向符合發展方向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包括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醫藥等等,這是符合我們國家產業發展導向的領域的企業。相信各個區通過各自的差異化的發展,各自的產業的引導,能夠把整個深圳的產業轉型升級,真正把它做強,做成世界級的創新之都。

  主持人:我們剛才一直關註的是引導基金方面的話題,接下來我們來關註一下私募股權方面的問題,目前我們看到險資、銀行、券商都在積極布局私募股權市場,勢必未來可能會面臨更多的競爭和挑戰,請問各位,你們覺得在競爭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下,未來競爭的機遇和風險在哪裏,你們怎麽提高自身的競爭力?

  李守宇:深創投是一個綜合性的創投,我們內部也是分專業的,我們分了新興產業的7大專業,分了不同的行業,由各個副總分行業來研究,進行專業化的投資。險資和銀行的性質對PE項目,特別是比較後端的項目,相對來說更偏重一些,從券商的判斷能力,也應該是相對來說偏重於後端,比如說財務投資,或者是pre-ipo階段。或者是一些相對大的項目,比如說融資上十億或者十幾十億的項目,他們投入的相對比較多。

  對於我們這種綜合性的創投來說,我們相對來說更偏重於成長期,同時我們也兼顧初創期,分行業的進行專業化投資。我們在全國也設立了政府引導基金,除了西部地區的新疆、西藏和其它少部分地區,深創投的政府引導基金網絡遍布全國,這也形成了我們自己豐富的各地的項目源,通過和政府引導基金的合作,也加強了我們的項目挖掘,使我們在當地的投資經理能對項目進行深耕和服務。

  我們總部在深圳,當然深圳這邊的項目,我們通過跟深圳福田、南山的合作,我們從調研、增值服務方面,有我們的獨特能力。險資和銀行,從它的激勵約束機制來說,它自身的管理能力也是有一部分限制的。對於我們創投企業,作為合夥人管理,他們把自己的責權利完全和管理的基金以及自己的利益串在一起,深創投對我們的投資經理管理的基金,都要求在這個公司持股,有項目經理的激勵約束機制、跟投,以及提成的制度,使他們在基金管理中能更多地依靠市場化的原則來判斷這些項目。綜合來說我們有我們的優勢,險資的優勢是規模比較大,他們也有部分參與了我們管理的政府引導基金和我們管理的市場化基金,對我們的資金方面的支持以及大家的協同發展,我覺得是一個共贏的方向。

  主持人:幾位大佬剛才給我們分享了一些自己的心得、經驗和體會,但是因為時間的關系,可能還有很多大家關註的問題我們沒辦法展開,所以接下來我挑一個大家更感興趣的問題,聽聽大家的看法。在座的幾位私募大佬,你們覺得未來的投資機會在哪裏?前多年我覺得大家更多的看好消費、醫藥和互聯網方向,我不知道現在是否有了變化?

  王能光:我們主要是投早期的和成長的,早期的項目,過去投的比較多的就是模式創新的,尤其是偏互聯網這些方面的。在這之前,技術的創新是被重視的,但是有一段時間,由於制造的困難,技術創新少了。技術創新的特點是周期比較長,比如說一個新的技術從研發到應用,5年是最短的。模式創新不一定,模式創新也有要5年或者更長時間的,但是有些來得是挺快的,但是來得快去得可能也快,大家知道P2P、O2O來了很多,同時去得也很快。所以我們覺得未來在早期創新中,還是技術方面的投入要增多,這個領域的機會也很多,它也會有一波一波的熱點,比如說有一段時間是穿戴設備的,有一段時間是機器人(300024,股吧)的。不管怎麽樣,一定還是在裏邊有深層次的技術的應用,當然這個對管理人有一個要求,就是對這個技術趨勢判斷要有耐性。上個月有一個江蘇的上市企業,我們投了它六七年,所以技術還是持續的。技術創新是推動經濟不斷地往前走的方面,模式不是不重要,生意有兩種類型,一種是作為一個生意,但可能不是VC/PE投的,因為它不能規模化,存在退出問題,另外一種是能退出、能夠規模化的模式創新,這也有很多的機會,但是這個機會現在來得很快,價格一下子會非常高,大家要捕捉到較早階段的比較好。

  主持人:模式創新是不是很容易被復制?

  王能光:對,比如說最簡單的共享單車現在出來了很多家,那個要嚴格看它的管理能力。

  主持人:王總的觀點是未來還是要傾向於有技術壁壘的技術創新公司的投資。下面聽一下程總的分享。

  程厚博:我們是跟著趨勢走,國家現在倡導“脫實入實”,這裏面兩個最大的機會,一個是全球以及中國的產業轉型的機會,它的標誌性的特點是這一波的行情是以技術創新驅動的,我們比較關註創新驅動和產業轉型升級相關的,在行業領域裏面是有很多的,而且未來的產業的行業領域,我覺得越來越不能夠說哪一個行業,它可能會交錯在一起。比如說我們看好大健康整個領域,比如說互聯網應用產業領域,新的人工智能產業領域,它可能會跟各個行業交錯在一起,它會在各種場合應用,我們未來確定的這些,包括新能源的產業方向在裏頭。在現在的大趨勢下,我們分兩端,早期的是發現項目,以一些創新的項目為主,在後端我們原則上是關註行業龍頭企業,我們的目標就是培養行業領袖出來,這是我們的想法。

  汪雲沾:我第一看好的是消費升級,因為中國正在經濟轉型,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過程,從最近的茅臺(600519,股吧)酒不斷地創新高,從中國人去國外買馬桶蓋,可以看出消費升級裏面巨大的潛力。茅臺酒以前主要靠政府消費推動的,現在政府消費沒有了,茅臺酒還能靠新高,它是靠中產階級消費推動的。

  第二個是醫療健康行業,這也是跟中國的人口結構向老齡化社會轉變有關。

  第三個是人工智能,前20年互聯網對我們的革命性影響是非常大的,徹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交流方式、出行的方式。互聯網的基礎已經有了,未來人工智能的發展會結合互聯網的發展,進一步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包括我們的產業生態,都會發生重大的變化,包括醫療、出行。現在中國人最大的夢想就是買個汽車、買個房子,人工智能實現了以後,中國人就不需要買汽車了,大家可以使用共享汽車,而且在自動駕駛實現之後,共享汽車比共享單車更方便。

  第四是新能源方面,我對這個產業也比較看好。總共看好這四個方面。

  劉理:我認為要投什麽就要跟著國家走,國家支持什麽我們就要投什麽,十三五戰略規劃提出了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這是我們要關註的,也是我們區裏關註的,因為我們是科技大區,這是我們所關註的,也是我們所布局的。

  李守宇:就像劉總所說的,我們的投資還是要看中國的大勢,聽黨的話,跟黨走。我們目前正在做的基金,有一個軍民融合基金已經做起來了,現在也正在投資階段,同時,我們的集成電路制造基金業已經成立了,另外包括轉型升級的智能制造的基金業在做。另外是互聯網產業,中國這些年的互聯網應用已經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我們的互聯網基金業在成立。從這幾個方向上來說,我們還是看政府的導向,再一個是社會市場大的需求,我們往這些方面轉。

  主持人:非常感謝5位嘉賓的精彩發言,由於時間的關系,第一組的圓桌論壇就到這裏,謝謝各位的精彩觀點。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圓桌(一):股權投資回歸價值投資 政府引導與市場基金可優勢互...》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